朱仁民的陶壶艺术

作者:蒋伊雯 千涵
  从艺术的本质意义上说朱仁民并不是“通才”这个名字所能含括的,就像国际上的专家对他的认识一样:联合国高级顾问阿爾貝托·米凱利尼参观浙江大学朱仁民艺术馆后的题字“他是中国的莱奥纳多·达芬奇。”欧洲金圆规奖主席顧托勒所说:普利茨克獎不足以承載朱仁民的作品,他應該有個以他名字命名的國際獎項。意大利国家美协主席所说:朱先生和国家参议院副议长同时获得意大利国际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称号,这应是华人在我国获得的最高艺术荣誉称号,他很像我们国家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他的艺术手法令人震惊,他的艺术应该让世界共享。这是文艺复兴以来没有出现过的艺术表现形式,应该让朱仁民的艺术走上国际,让世界共享。欧洲欧华时报所说:中国的米开朗基罗——朱仁民;直至光明日报头版头条题目:沃土上的艺术大树;潘天寿所说:仁民真能画…….陆俨少所说:将门虎子,潘老遗风等等等等,这世上凡见过朱仁民艺术的大师们不约而同的认为这是这个大时代背景下的一个无法用当今艺术涵义框定的一个艺术家。能让当今世界齐声震撼的必定有其及其强大的东西存在,不然浙江大学建校一百十五年来如何能破天荒的为一位校外的超龄艺术家进入这一国内名校,为其建立由他名字命名的浙江大学朱仁民艺术馆;不然上海世博会期间黄浦江上中国馆百米之隔至今矗立着气势非凡的朱仁民艺术馆;更不然今年的联合国粮农组织总部大楼内专门举办的朱仁民艺术展,和维罗纳朱仁民艺术馆。在这世上,所有的存在总是有他必然的因缘,朱仁民以他的作品和思想撼动了这个时代的艺术界,他创造了这一时代崭新的艺术理解和方式以及这一时代赋予艺术家崭新的使命感和哲学性。
    朱仁民的所有作品并非让所有人都懂,在这个大师满天飞的时代,在艺人、主持人、好声音、超男、超女占领我们所有视频眼球的时候,我们的艺术概念和艺人的功能集体的无意识混淆统一,在兰花王、梅花王、牡丹王以及种种礼品艺术、政治化艺术的时代形态下,朱仁民如同中央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先生所说:他在艺术和社会责任中所迸发出来的想象力、创造力、执行力都是非常难得的一种人才, 是这个时代极需的艺术人才。朱仁民的画画得很好, 很有才气。出手很快, 很大胆、很奔放、很自由, 很随意潇洒, 这在朱仁民的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及其他方面的各种艺术作品中都有这个特点。他没有被任何时代的红尘所迷盖,他总是活在未来,活在历史,后看五千年,前看五百年,总是在山头或云端审视着自己:我能干什么?我能做什么?我该怎么干?我该怎么做?我成不了脊梁,我做个鱼刺也罢。他的文化和个性框定了他总是远远的、孤寂的走在前面,走得前无家山后无乡。走得阳春白雪和者盖寡,唯有在那夜半的间隙和纷繁中对入定的寻求中,他也会在琉璃、青铜、玉石、陶器中游弋、舒展。也正如他对所有创作的专注投入一样,他会将茶台上的陶壶演绎得随心所欲,精致大气。他没有分秒的时间对素壶进行禅定般的入微,他只能在花壶的造型和技艺中发挥自己特有的艺术想象和造型能力,虽然如同他所说“不过而已,雕虫小技罢了”却见到他在最宽口径中的艺术创造力,陶泥如同他的纸笔一样顺手拈来、习习生辉,他做不了多个,在及其的认真和对时间的吝啬之间中生出一柄柄令所有人欢喜的茶具艺术来。
    据浙江省朱仁民艺术研究所高倩如所长介绍,朱仁民的陶壶在世面上并不多见,也正因如此,才颇具收藏价值。这位中国第一岛主在莲花岛上雕刻了500尊罗汉,创建了世上唯一的800米罗汉长堤,率先建立了雕塑厂,进行了大量的艺术雕塑创作。他用琉璃、花岗石、青铜、玉石、废纸等多种材料完成了观音、罗汉、钟馗、兵马俑等禅宗艺术作品的创作,其创意制作的小小罗汉陶壶连同造型独特的石榴壶让人看后爱不释手,不管从视觉欣赏还是握在手上把玩的感觉,都让人有一种独特的艺术享受,尤其在他的欧美个展中深受壶艺收藏家的好评和喜爱。
    如是我们在浙江大学朱仁民艺术馆、世博朱仁民艺术馆、维罗纳朱仁民艺术馆、浙江省朱仁民艺术研究所有幸看到诸如此类的茶壶,犹如雕塑,犹如字画,犹如建筑,那是他的空间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充满了想象力和时代感的艺术作品。

新闻来源:财富海西杂志社

责任编辑:苏水良

加入日期:2014-04-05 19:04:36

财富海西 版权所有   E-mail:33958373@qq.com 

Copyright © 2019 财富海西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4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