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德游艺的收藏大家

作者:林公翔
——访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周野
                          
    周野,毕业于福建厦门大学,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师从书法篆刻大家林健,中国茶叶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优秀收藏家、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兼寿山石专业委员会主任,福建省艺术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海峡书画研究院研究员、福建嘉德拍卖有限公司艺术顾问。历任《福建茶叶》杂志执行总编、福建青年杂志社《青春潮》杂志艺术总监、多家上市公司策划总监和战略策划顾问。现为《福建茶叶》杂志顾问、《福建工艺美术》杂志顾问、《收藏商情》杂志艺术总监。
    发表大量文学书画篆刻艺术作品,出版有篆刻作品集《周野刻石》、《周野和你聊篆刻》 和散文作品集《岁月流觞》。主编有寿山石专业丛书《中国寿山石雕刻艺术家集》、《艺海新歌》、《中国印钮艺术》、《中国寿山石人物志》等书籍。
    以他的多系列的丰富收藏,以他的前瞻性的眼光,以他的宽广的人脉,以他的来的都是客的亲和力,以他的对收藏的理性的判断力和专业性,在强手如林的福建收藏界,45岁的周野终于修成正果,荣膺福建省收藏家协会新一任会长。对于这份实至名归的沉甸甸的职务,周野觉得是一帮收藏界朋友的抬爱。
    周野,诚如他的名字,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有“野心”的人很多,但没有坚实的基础,没有过人的招数,没有与众不同的想法,一切都只能是“水中之月,镜中之像”。
    在水调歌头周野的工作室纳珍阁,每天总是朋友盈门,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喝掉一斤上好的茶。推开周野工作室镶嵌着铜钉红色的大门,一股浓烈的书卷气扑面而来。一米高的清代鎏金掐丝珐琅观音像,典雅的紫檀家具,红色的名家制作的极端讲究细节的脱胎观音像,泛着久远气息的海捞瓷器,精工描绘的唐卡,精美的越南黄花梨关公雕像,一橱又一橱摆列整齐的极品寿山石,各种把件、挂件、烟斗和紫砂壶,这里包括极为罕见的重达三百多克的田黄等。当然随处可见的名家字画定会让你大饱眼福。陈子奋、郑乃珖、潘主兰等作品使工作室弥漫了一层幽雅的气息。一张偌大的工作台,蔚为壮观地摆满周野刻就的上百方大大小小的寿山石印章。这里是书画家朋友弄墨戏画的地方。如此充满文化艺术气息的地方焉能不让那些丹青好手书兴画兴大发而挥毫泼墨?
    与一般收藏家行事低调、藏而不露的作风不同,周野是个性情中人,他非常乐意将自己的藏品拿出来与藏友分享,不仅在网上大量发帖供网友欣赏、学习、交流,而且只要是事先联系好的,都可以去周野那儿上手鉴赏,抱着雅玩的心态,周野把与专家和藏友的交流探讨作为人生的一大快事。很多富豪级别的藏家有一个“屋顶理论”,只收藏顶级的古玩,与这些艺术品投资者执着于追逐艺术品的“稀、精、贵”不同,周野更喜欢收藏那些与众不同的,有趣得意的东西。“只要有可取之处的东西,不论价钱多少,我都会收的”。周野觉得,即使是一件小玩意,但能够在小玩意里挖掘到历史、内涵,便是其价值所在,与银子无关。而一件藏品的独立性、稀有性、可爱性,还要看收藏家的眼光,自己去挖掘。“有时候,一件价值几千块的古玩,在我看来比几万、几十万的还要有趣,还要好玩。”
    周野的收藏始于他玩篆刻,作为一位颇有成就的篆刻家,他的篆刻作品师承其师——著名篆刻家林健先生。
    师其师又能出其师,多种素材的融合,运用相互之间或有抵触的因素有机地杂揉在一起,使之成为独有的形式,是周野篆刻作品最大的特色。他的篆刻从明清以来印外求印的创作论中得到启示,汉魏隋唐石刻那种拙朴、厚重的古朴的文字风格深深地打动了他,他将其恰到好处地引入印面。
    作为篆刻家的他,二十年前,为了刻印,周野买了无数的寿山石,他曾一麻袋一麻袋地买,也曾雇车去寿山乡拉石头,如今,这些石头行情看涨。因为爱印痴石,周野对寿山石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现在,不管什么样的石头,田黄、荔枝、芙蓉、坑头、善伯、旗降、汶洋,甚至很小众的石头,周野一看便能熟练地说出其来龙去脉。
    因为对寿山石的深度钻研而颇有所得,周野开始了对寿山石名家作品的收藏,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周宝庭、郭功森、林亨云、冯久和、林发述、郭祥忍等大师的作品在周野的工作室应有尽有。
    之后,他收紫砂壶。可以这样说,周野收藏紫砂壶的十年,也是中国紫砂壶复兴的十年。当商业资本和收藏文化的紧密结合推动了紫砂壶价格的暴涨,作为和其他像他一样坚守紫砂文化的收藏者,周野更看重紫砂壶所体现的长远的价值。紫砂温润、平和、和时间一起沉淀的品格,让周野深深地沉醉。“既无俗汤气,又发真茶之香。”古人这样描述紫砂壶泡茶的妙处。而在周野看来,紫砂的这种“穷而清高,表里一致”的气质,正符合传统文人的自我定位。
    对于目前市面上紫砂壶假货太多,利润和收藏背道而驰,周野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说:这不是仅仅收藏界单独的问题,而是整个大环境使然。社会风气太浮躁,不计公义,唯利是图。尤其是大量资本进入收藏品市场后,它们固然一方面充分发掘了收藏品的商业价值,但另一方面,紫砂壶“真壶”,“假壶”的标准越来越被放弃,对资本来说,能加钱卖出去的就是真壶,能实现投资回报的就是好壶。
    对观音像的收藏也是周野的一个长项。他觉得这是一种缘分。在周野的纳珍阁工作室,摆放着多尊形态优美的观音像。一米高的清代鎏金掐丝珐琅观音像气势不凡,工艺精细,光可鉴人,眉目清秀,嘴角微微上扬,造型圆润流畅,体态肃穆庄严。红色脱胎漆观音像是一尊很难得的精品,身姿挺拔而绰约,双手修长而纤细,动作形象而自然,衣纹丝丝入扣,大小相宜。高白瓷千手观音像,立体感很强,莲座宽大平整,弧度优美,工艺精湛,千手观音胎体轻薄,胎质洁白细腻,釉面光滑造型连绵不绝,象征生命的生生不息,千古不绝。
    最近,周野又玩起了海捞瓷。根据多年的收藏经验,周野认为,中国外销瓷品种繁多,按外销途径,中国贸易类外销瓷分别为到岸瓷器和不到岸瓷器。到岸瓷器,是指通过大型贸易运输到达彼岸,到岸后当时就成为商品,在国外流传下来的瓷器,这些瓷的特征是成对成套,完美如新,其中不少是精品;另外,如不到岸瓷器,就是我们常提到的海捞瓷,又称出水瓷,是指在大型贸易的运输途中因沉船而未能在当时成为商品,沉在海底保存了几百上千年后,现在从海底沉船打捞面世的瓷器。这种瓷器量大,釉面有海水浸泡受损的痕迹。周野工作室的显眼处就摆放着几件精品青花海捞瓷。
    收藏光有热情,没有鉴赏力是绝对不行的,对这一点,周野有很深的体会。在收藏初期,他也是经常打眼,买回不少赝品。痛定思痛,不懂就学,于是周野通过不断地学习与实践,并且经常向行家、专家请教,与藏友交流,逐步提高自己的鉴赏水平,慢慢收藏的东西也越来越好,同时也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有时看见好东西,当天没买,就会寝食难安,第二天去买回后才能得以入睡。周野认为,收藏的趣味往往就在真伪的考证与辨识中。
    以“玩赏”的态度对待收藏,使周野在收藏中得到了许多人体验不到的乐趣。“玩赏”是中国传统文人的一种典型的人生态度之一,不同于庸俗的玩乐,玩赏代表着一种富于创造力的心态。周野以对美好事物的品鉴、玩味作为达到天人合一、物我交融的理想境界的途径。
    这几年,各种艺术品拍卖图册,艺术品拍卖会都有周野的书画作品出现,特别是书法作品。周野的书法极具个人面目,他出手很快,但却不唐突莽撞。气息具有格调,看似冷静,却大有奔放之处。周野的创作热情总是旺盛而强烈,他的书法总是时有新意。好的书法作品不在乎字写得大与小,而在乎是否有格局,有内在气质。技术性是书法的一个组成要素,但同书法的内涵相比,形式永远是第二位的。只有在具备了内涵的基础上具有形式美的书法作品,才是好作品。周野的书法作品既有内涵美,又有形式美。
    君子之乐,大雅不孤。中国人自古就喜爱收藏。在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三次收藏高潮:第一次是在北宋;第二次是在清朝的康雍乾盛世;第三次是在清末民初。其共同的表现特征在于,上至帝王将相下到黎民百姓,都积极而踊跃地参与其中,市场交易十分活跃,整个社会形成了以收藏为乐事的风气。而在今天,随着中国人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普遍认为,继房地产、股市之后,艺术收藏市场成为第三大朝阳投资产业。而我们所处的当今时代,也正是中国历史上第四个收藏兴盛时期。周野庆幸自己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
    收藏是君子之乐,是大雅,大雅而不孤。周野最喜欢的,还是老一辈的藏家。那些老藏家,对自己的藏品总是爱得如痴如醉。要是买了一件真心喜欢的古玩,白天抱在怀里,晚上睡觉也得把它摆在床头。半夜醒来要细细摸上一圈,感受这件宝贝得精妙,琢磨半宿才能入梦。在周野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收藏家。
    “收藏很像爬山,爬到一定高度,你会发现坡越来越陡,路越来越窄,而且永无止境,永远到不了顶峰。其间不断碰到得尴尬就是,品位提高了,钱跟不上,财力总是跟不上眼力。好在前辈早就撂下话了:过眼即拥有,聊以自慰。”这是既是主持人、演员,又是收藏家的王刚在自传《我本玩痴》中描绘自己对收藏的体会。周野也深有同感。
    君子之乐,大雅不孤。在周野看来,越是高速发展的社会,对过去凝固的时间和记忆越是强烈。周野说,每次把藏品捧在手上,便能从手心里感受到古老的时间在此时此刻的停驻。这种体验,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强烈;这种体验,给他的人生带来许多启发。如今,他想把这种体验传递给更多的人。

新闻来源:财富海西杂志社

责任编辑:苏水良

加入日期:2014-01-17 15:00:24

财富海西 版权所有   E-mail:33958373@qq.com 

Copyright © 2019 财富海西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9004783